新三板IPO出局者的众生相:大多是现实派和运气欠佳派

国际新闻 浏览(1447)

新的第三板,去年大家一起去了首次公开募股,今年风向变了,宣布一起终止首次公开募股。

这些首次公开募股的失败者已经付出了时间成本、资本成本甚至机会成本。他们能责怪谁?像这样的事情不多吗?一阵风吹走了它,只剩下鸡毛。

新三板也是一个社会,面临着新股发行形势的巨大变化。他们包括妥协小组、不幸小组和不屈不挠小组。

折衷派:去年初的首次公开募股政策是历史上罕见的放松。谁知道那年10月,风向发生了很大变化,月会率从80%下降到50%,甚至出现了企业集体失败。

面对目前会议率低、审计更加严格的现状,许多计划首次公开募股的企业“妥协”,选择放弃首次公开募股上市,自愿撤回上市申请。数十家新的第三板公司以“调整上市计划”为由终止了审查。

今年2月23日,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ec)又采取了一项举措,首次公开募股(IPO)被否决了企业三年内不得借壳重组的规定。一批心理幸运的准首次公开募股企业开始撤退。

事实上,自今年年初以来,市场上流传着一个更坏的消息:主板市场,三年盈利1.5亿英镑,最近一年不少于8000万英镑;创业板,三年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最近一年不低于5000万元。

这实际上是对许多公司来说,ipo大门已经关闭。

面对严峻的现实,第一季度共有70家首次公开募股公司终止审查,3月份有40多家,占第一季度总数的近60%。其中,终止首次公开募股的70家公司中,30%来自新的第三董事会。

根据Digby.com的不完全统计,今年第一季度共有22家新的三板上市公司终止了首次公开募股审查。根据上述传闻标准,超过60%的企业不符合新标准,自愿撤回申请材料是唯一的选择。

除华信有限公司、马华富纳、湘佳牧业等8家公司外,美帝科技、美智高等14家公司3年净利润总和未达到净利润阈值。

此外,根据最新年报数据,在上述20多家企业中,绿岸网络、合昌聚合和奥迪威的业绩在2017年出现下滑,其中奥迪威跌幅最大,净利润几乎减半。

作为一家从事传感器及相应模块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的制造企业,奥迪威2015年实现净利润5000万元,2016年略有增加,至5900万元,去年净利润减半,略高于2600万元。

最终,奥迪威在年报发布前20天宣布撤回上市申请材料,并终止首次公开发行审核。

霉运

去年的政策应该是解决首次公开发行“障碍湖”最宽松的政策。但即使有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许多企业仍然运气不佳,因为意想不到的因素推迟了会议时间,最终不得不遗憾地通过首次公开募股。

根据迪格贝新三板研究所的数据,自去年以来,已有18家公司因为律师或会计师事务所而中断了首次公开募股过程。重新开始后,他们错过了最好的机会。对于这些企业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了。

2017年3月,由于中介机构相关人员辞职,祖兴新彩()成为新三板首家暂停首次公开发行审核的上市公司。从那以后,马华游乐场()、核心能源技术()和龙磁技术()都被“枪杀”。

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或签名会计师和律师的变化导致了首次公开募股的中断,这在去年新成立的第三届董事会中成为一种“奇怪的景象”。

一方面,上述企业未能在最佳时机会面,这确实影响了它们的首次公开募股。另一方面,这些企业本身也可能有一些问题。

根据地北新三板研究所的数据,上述18家企业中,只有柯华控股、天元集团和铜陵科技()三家公司达到了会议程序。第一轮只有一家公司柯华控股获得批准,而天元集团和铜陵科技将被拒绝。将近10家其他公司在2008年10月20日的前夕放弃了首次公开募股

炼铁过程中仍然需要努力。对于首次公开发行公司来说,公司的质量是最重要的因素。

不要放弃:掘金客户为第四次攻击做准备

在连续三次a股攻击失败后,新上市公司掘金客户()近日宣布将尽快向中国证监会提交首次公开募股申请,为第四次a股攻击做准备。

淘金者一再冲击a股,可以称之为新三板最喜欢a股的上市公司。

然而,迪格贝注意到,对于迪格来说,成功上市还有很多困难。

第一个障碍:股权问题。早在2015年,挖掘机就有机会进军a股市场:a股上市公司恒通光电计划以4.32亿元收购李征、永高投资和陈坤持有的挖掘机100%股权。

不幸的是,仅仅四个月后,上述1779.13%的保费就泡汤了。原因是李政的妻子陈坤因与李征离婚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并支付了保全费,导致恒通光电收购李征所持股权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巧合的是,淘金者的第二次冲刺,a股,也是在股票发行上。2016年6月,中国证监会受理了掘金客户首次公开发行和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没持续多久。同年11月21日,Diggings“由于公司战略发展的需要和部分股东权益的变化”撤回了首次公开募股申请。

第二个障碍:过于依赖大客户中国移动。2016年,中国证监会多次提到公司70%的营业收入来自中国移动的问题。

数据显示,2014年1-6月、2015年、2016年和2017年,掘金者对中国移动的销售额分别为773万元、3195万元、1.08亿元和7685万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12.6%、31.8%、77.6%和77.3%。

中国证监会在对淘金者初步审查的反馈中以及在发展与审查委员会会议上注意到这一点:请发行人代表解释:(1)中国移动对业务伙伴的选择政策(包括选择标准、选择程序、评估要求等)。);(2)与中国移动的合作过程和主要内容,是否有被其他公司取代的风险等。

第三个障碍:异常操作数据。公司业绩的快速增长和员工总数的持续减少受到了反复质疑。

根据迪格贝新三板研究所的数据,2014年至2016年,挖掘机的营业收入从6000多万元增加到1.4亿元,净利润从2000多万元增加到4000多万元。然而,在职员工总数明显偏离了绩效趋势,从2014年的72人降至2017年上半年的59人。

作为回应,独立选举委员会要求发行人代表解释员工人数持续减少的原因,并结合业务类别和不同岗位设置解释特定员工与相关业务之间的匹配。请主办方代表解释验证过程和方法,并表达明确的验证意见。

上述问题,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很难在短时间内“速效救心丸”,但掘金者决定等6个月再上市。

掘金者坚持的背后发生了什么?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