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师娘优美感”上核心期刊 新京报:学术之耻|核心期刊|论文

国际新闻 浏览(1647)

原标题:在《教师的崇高感》和《教师的母亲的优雅感》的核心期刊上,无数研究生无法企及的核心期刊的学术羞耻感已经用了30多页的篇幅发了一篇奉承的文章,真是令人失望。

带一些文章截图。

一夜之间,2013年发表在学术期刊《冰川冻土》上的一篇论文席卷了互联网。这篇名为《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的理论与实践》的文章有数万字,占据了该杂志30多页。互联网不会埋葬“天才”。经过七年的隐藏,这篇文章被发现了,并突然诞生了。它被誉为2020年第一篇关于神学的论文。

看看这个标题,你可能会想,这个标题很严肃。说“上帝的论文”只不过是复制、粘贴、复制和写作。否则,标准太差了,不能让人发笑。太年轻太天真,这篇文章重新定义了“异国情调的文章”。它的目的、概念、布局和逐字逐句都令人惊叹。

如果你不相信我,先看看引言部分,“如何建立一个理想的生态经济一体化框架,首先我们需要理解形而上学的原则,这要求我们有创新的思维方式。”“这里我们先讨论美与道的问题,然后以教师和教师母亲为例来说明教师的崇高感和教师母亲的优雅感;在此基础上,构建了具有普遍性的人类发展道路。”

是的,本文试图建立一个“生态经济学综合框架”的理论和实践基础,完全来自于对“教师崇高感”和“教师母亲优美感”的感知和认识。它的创新体现在突破了世界对学术期刊固有的偏见,创造了一种新的研究范式,即在“向老师磕头”的过程中,学生发表学术理论。

本文特别真诚而深入地研究了“导师的崇高情怀”,并在此为读者摘录了一段话:

”导师主张十年铸剑。他的洞察力像天空之路一样高而深,冻土问题只需冷却路基就能轻松解决。导师主张河流和海洋应该包含所有的河流和溪流。他的思想像大海一样宽广而平静,让来自全国各地的水土研究英雄聚集在黑河的底部。导师主张总统徒劳地挥舞彩笔。他的精神像时间和空间一样神秘和永恒,把我们带到了生活的真实阶段。他看着导师身上有着巨大的重要特征,就像一座连绵不断的绿色山?澹咚试谖颐媲暗奶炜罩小5际Υ痈呖崭┦邮澜纾鄄焓澜缤蛭锏男蜗螅瓜殖鲆恢指吖蟆⒓虻ザ系奈按蟆H绻庵指芯醪桓呱校荒芄槔辔槟竞腿狈ξ逍小!?

看到这一点,更别说那些日日夜夜相处的老师和学生了,就连我这个局外人,都忍不住抱有希望。这位老师在哪里?显然是天上的老师降临到这个世界上,净化所有的生物。这种奉承的深度和高度,恐怕让小沈阳感到羞耻。

而在“老师和妈妈的美好感觉”部分,它是另一个风景。“石年美丽优雅,优雅宜人。它可以被描述为“清水叶莲花,自然雕刻被移除”。”“就像丁香花在风中飘荡,优雅的感觉溢于言表。虽然石年现在老了,但她的魅力依然很高,很独特,她的形象更加优雅。“

具体的美在哪里?作者列举了两三件事,指出了教师和母亲的“雅量”标准。

首先,“没有天赋的女人是善良的”。据该报报道,中国人说和平是一种福气,在和平与满足中生活和工作。要实现这两点,首先,这是一句和平的话。和平意味着一个女人在家里保持平静。如果一个女人不保持安静,很容易导致早上吃鸡汁的结果。

第二,“为导师做饭是一种义务”。为了证明这一点,论文作者甚至搬出了康德的老人家,指出“出于义务的行为”应该完全排除爱好的影响,义务就是做一件尊重法律的活动。这一客观规律是教师、母亲和教师之间的合理分工。

看来作者不仅是一个“阿谀奉承的大师”,而且还是一个“维尔的女性扞卫者”

我相信大多数人和我有同样的感觉。看到这些话,基本上就是头发直立,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然而,俗话说,“除了阿谀奉承什么都穿”,世界是不同的,变化多端,有些愚蠢,有些巧妙。毫不奇怪,有些人是直立的,而另一些人跪拜,显得如此谄媚。更有甚者,也许这真的是作者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

但这篇“男性文章”出现在普通学术期刊上,也属于CSCD核心期刊和北京大学核心期刊。令人失望的是,数不清的研究生无法指望的核心期刊用了超过30页的篇幅发表了一篇奉承的文章。

更可疑的是作者的单位是期刊的主管单位,文章的主人公,鼓舞人心的导师,是期刊的主编。这是什么样的结构?他的学生写了一篇奉承自己的文章,发表在他负责的杂志上。我不知道它是“富水不流向外界”还是“利与弊相得益彰”。

如今,这样的文章被知网上的网民引用和嘲笑是一种学术耻辱。相关方显然不能把他们的头埋在鸵鸟里,而是应该开始调查以审查和发表这篇文章。翟田林事件后,教育部一再强调对学术不端行为的?傲闳萑獭薄H绻馇允亲罘羟车摹安坏毙形保敲凑庵执┳叛跬庖隆⒄加醚踝试闯绨萁淌Φ南窒罂赡苁歉畈愕摹安坏毙形薄?

如果这样一篇以极其谄媚的方式描述“教师崇高的情感”和“教师母亲优雅的情感”的文章能够继续作为核心期刊标准存在,那对于那些急于发表论文而脱发的研究生来说,简直就是黑色幽默。

□思宁(媒体人)

点击进入专题:

核心期刊论文谈争议引发的“师母雅量”

责任编辑:吴金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