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巨震!汇丰亚洲业务税前利润下滑 全球大裁员在即

国际新闻 浏览(1840)

最近,汇丰控股公司遭遇了巨大的人员冲击。8月12日,据报道,汇丰控股亚太区首席风险官马克麦肯恩(Mark McKeown)计划最迟在今年年底退休。此前,8月5日,范宁突然宣布辞去汇丰控股首席执行官一职。随后,8月9日,汇丰控股总经理兼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黄碧娟也宣布确认离职。

除了管理层变动之外,汇丰控股在8月初的盈利公告中宣布,今年将裁员2%,以降低成本。据报道,大约有4000个工作岗位。近年来,包括汇丰控股在内的外资银行宣布了裁员和降低成本的计划。

汇丰控股的裁员会影响其在亚洲市场的业务发展吗?8月初,汇丰控股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报告显示,汇丰控股今年上半年最大的利润来源仍然是其亚洲业务,占税前利润的78.8%,但低于2018年底的91.7%。

对此,汇丰银行发言人告诉记者《中国经营报》,从整个亚太地区的角度来看,汇丰控股的员工人数在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将普遍保持增长。本集团将继续将资源投资于具有持续业务增长的重要战略市场,包括珠江三角洲地区、香港及东盟市场,并积极捕捉与广东、香港、澳门及海湾地区相关的业务发展机遇。

大变革

8月12日,据报道汇丰控股亚太区首席风险官马克麦肯恩(Mark McKeown)计划在今年年底退休,而埃德詹金斯(Ed Jenkins)将从9月份开始接任。

早在7月8日,汇丰控股宣布帕特里克伯克将退休,由迈克尔罗伯茨接任,后者将担任汇丰美洲银行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此后,8月5日,汇丰控股宣布范宁辞去集团首席执行官兼董事职务。51岁的范宁于2018年2月成为汇丰控股的首席执行官。他是汇丰控股历史上最年轻的首席执行官,也是汇丰控股历史上最短的。范宁辞职期间,汇丰控股全球工商金融首席执行官齐尧年担任临时首席执行官。

此后,8月9日,汇丰控股总经理兼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黄碧娟也决定辞职,寻求其他发展机会。汇丰控股发言人表示,四大市场(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和台湾)的首席执行官将继续合作,推动汇丰控股在大中华区的业务增长。换句话说,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的职位将不再填补。

范宁辞职的同一天,汇丰控股宣布了2019年中期业绩。数据显示,亚洲仍然是汇丰控股的主要利润来源。

数据显示,就利润规模而言,汇丰控股亚洲业务2018年上半年、2018年底和2019年上半年的税前利润分别为93.8亿美元、84.1亿美元和97.8亿美元。按地区划分,汇丰控股亚洲在2019年上半年税前利润中的份额仍然最高,为78.8%,但与2018年上半年的87.6%和2018年底的91.7%相比有所下降。汇丰控股亚洲2019年上半年税前利润较2018年同期和2018年底有所下降,主要是由于中东和北非利润贡献的增加。

记者了解到,今年第二季度,汇丰控股大约一半的税前利润来自中国香港。不过,沈万宏远的分析认为,在经济和政策不确定性日益增加的背景下,汇丰控股香港的信贷需求、客户存款和资产质量将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2019年上半年,汇丰控股税后利润增长18.1%,达到99亿美元。在五大商业领域中,零售银行、财富管理以及工业、商业和金融业务表现强劲,受益于新客户增加和贷款增长,收入同比增长8%。全球银行业务和资本市场业务的调整后收入下降了3%,因为持续的经济不确定性导致市场活动减少和利差压力。与此同时,汇丰控股在

沈万宏远认为,展望未来,汇丰控股预计将有较弱的基本面前景。一方面,在全球经济和政策日益不确定的背景下,汇丰控股的贷款增长率和资产质量将继续承受压力。另一方面,由于美国提前开始降息,以及许多央行纷纷效仿,汇丰控股的资产收益率将继续下降,导致净息差进一步收窄。同时,沈万宏远指出,管理层的变动可能会让投资者担心汇丰控股的管理策略和公司治理稳定性。汇丰控股在8月5日的收益公告中宣布,今年将削减全球2%的工作岗位,即约4000个岗位,以降低成本。

关于裁员,汇丰发言人告诉记者,定期评估和部署人力资源是汇丰所有业务部门的正常流程,以确保他们满足业务发展的需要,更好地为客户和股东服务。关于裁员是否会影响亚洲市场,汇丰控股发言人表示:“集团将继续将资源投资于具有战略重要性和持续业务增长的市场,包括珠江三角洲地区、香港和东盟市场,并积极抓住与广东、香港、澳门和海湾地区相关的业务发展机遇。”。从整个亚太地区来看,汇丰控股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的员工人数总体保持增长。我们继续投资和发展中国业务的战略不会改变。“

这不是汇丰控股第一次宣布裁员计划。2015年,汇丰控股宣布了一项重大重组计划,预计到2017年底将裁员2.2万至2.5万人。

近年来,许多外资银行也宣布了裁员计划。例如,7月7日,德意志银行宣布了一项重大重组计划,重组总成本到2022年底达到74亿欧元。德意志银行计划到2022年底裁员约18,000人,使该行全球员工总数达到74,000人。德意志银行表示,2022年,该集团的调整成本预计将减少60亿欧元,至170亿欧元,较目前水平下降四分之一。

德意志银行表示,在业务方面,将退出投资银行业务下的股票销售和交易业务,减少固定收益销售和交易业务,特别是利率业务的资本占用;同时,成立了企业银行部(enterprise banking department),这是德意志银行的第四大业务部门,由全球金融交易部和德国当地商业银行业务组成。到2022年,它计划投资130亿欧元用于科学技术,以提高效率,优化产品和服务能力。新成立的资本释放部门最初将减少或处置2880亿欧元(约占杠杆敞口的20%)和740亿欧元的风险加权资产。

苏宁金融学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支告诉记者,裁员的主要原因是全球经济衰退。外国银行与国内大银行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们的大部分业务是证券和投资银行,它们受到经济的巨大影响。当经济衰退时,企业收入将大幅缩水。与此同时,外国银行的劳动力成本远高于国内银行,这在经济繁荣和高收入时期是可以维持的。一旦经济衰退和收入下降,劳动力成本将会给这些外资银行带来巨大的成本压力,因此裁员自然会首先降低成本。”

谈到外资银行“减量化”的改革模式与中国目前的综合发展道路是否存在矛盾,黄大支认为,这主要是由国内外银行和金融业不同的发展阶段和客户造成的。中资银行享受了政策红利和人口红利。银行面临着高额的市场利润,因此它们可以扩展到其他基于存款和贷款业务的金融业务。然而,大多数外资银行已经发展成为一个综合性的金融控股集团,当它们收缩业务时,它们更有可能收缩自己的业务,切断不必要或亏损的业务。"

来源:中国商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