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欧盟天价罚单,欧洲国家为何总看谷歌、苹果、Facebook不顺眼?

国际新闻 浏览(1917)

然而,谷歌不同意调查结果。

关于谷歌的观点,监管机构指出,尽管保护消费者的目标是“完全合法的”,但谷歌没有理由“在任何情况下都以区别对待和随机的方式”对待广告商谷歌不能以损害消费者利益为由,在允许其他类似性质的账户在其平台上运行的同时,暂停一些广告商的账户。“

事实上,这不是法国第一次惩罚谷歌。早在2015年,谷歌就进入了法国当局的避税视线。

当时,谷歌等科技巨头在爱尔兰和卢森堡等低税收国家设立了欧洲子公司,并将他们在其他欧洲国家的大部分收入归属于爱尔兰或卢森堡子公司,以避免纳税。法国认为谷歌欠16亿欧元的税。2019年9月,谷歌同意向法国当局支付5亿欧元罚款,并同意偿还4.65亿欧元税款,与法国政府达成和解。

此外,2019年1月,法国国家数据保护委员会(CNIL)对谷歌罚款5000万欧元,原因是谷歌在告诉安卓用户如何处理个人数据时缺乏透明度。

不仅法国,欧盟也将谷歌视为“常客”。

与法国相比,欧盟对谷歌的调查开始得更早。自2010年以来,欧盟委员会对谷歌违反欧盟竞争法的行为展开了一系列反垄断调查。调查主要集中在谷歌针对购物网站的搜索引擎排名算法、谷歌广告和安卓操作系统。

首先引起欧盟委员会注意的是谷歌搜索引擎对购物网站的排名算法。

2010年,一家小型网络公司抱怨说,谷歌在搜索结果中对自己的产品进行了排名,而不管这些产品与搜索结果的匹配程度如何,这降低了竞争对手在搜索结果中的排名。

经过五年的调查,2015年4月,欧盟委员会首次发表声明,反对谷歌在搜索结果中给予家庭购物等产品和服务优惠待遇。2017年6月27日,谷歌被判违法,罚款24亿欧元。

此外,在调查与谷歌购物相关的案件时,欧盟委员会发现谷歌广告也有垄断行为。

根据谷歌的要求,其合作伙伴只能使用谷歌的AdSense,不能与谷歌的竞争对手合作。此外,谷歌要求其合作伙伴使用一定数量的谷歌广告并将其放在顶部,并且不允许其他服务的广告放在谷歌广告之上或与谷歌广告平行。与此同时,谷歌要求合作伙伴在改变谷歌竞争对手的广告显示方式之前,必须经过谷歌的确认。

针对这一问题,欧盟委员会于2016年7月发布投诉声明,并于2019年3月因谷歌广告中的“不公平竞争”对其罚款14.9亿欧元。

与此同时,由于FairSearch和Aptoide的投诉,欧盟委员会也开始调查谷歌使用安卓操作系统打击竞争对手的行为。也正是因为这个案例,欧盟创下了高科技公司的最高罚款记录。

2013年4月,欧洲公平搜索(FairSearch Europe)在向欧盟的投诉中指出,谷歌要求任何原始设备制造商(OEM)安装谷歌的安卓应用套件,包括谷歌商店。2014年6月,Aptoide对谷歌提起了第二次反垄断诉讼,声称谷歌垄断了安卓系统并束缚了自己的产品,使得竞争对手难以进入。

调查结果于2018年7月19日公布。欧盟认为谷歌利用安卓的垄断捆绑销售自己的产品,如铬浏览器,并罚款43亿欧元。

然而,即使已经创下了好记录,欧盟也没有停止审查谷歌。

2019年12月初,欧盟反垄断监管机构再次将目标对准谷歌,这次是审查其在欧洲的数据收集。欧盟委员会发言人表示,他们正在收集关于谷歌的信息,并想知道谷歌是如何以及为什么收集欧洲用户数据的。路透社称,欧盟委员会特别关注谷歌提供的本地搜索、广告和网络浏览器服务。

一旦欧盟委员会认定谷歌做了任何不正当的事情,那将是另一笔巨额罚款。

为什么欧洲总是和美国科技巨头有矛盾?

事实上,不仅仅是谷歌让欧洲国家担忧

欧洲监管机构频繁“削减”美国科技巨头的主要原因是,它们的垄断地位威胁到欧洲市场的竞争力,并使欧洲用户数据的隐私处于潜在的泄露位置。

就市场竞争力而言,以法国在线搜索市场为例,谷歌的搜索引擎占据90%的市场份额,绝对占据主导地位,是大多数网站的流量门户。如果谷歌“不公平地”将缺乏其他流量门户的小网站放在搜索结果的末尾,这将是对小网站的致命打击。用法国竞争委员会主席伊莎贝尔德席尔瓦(Isabelle de Silva)的话来说,去年12月宣布对谷歌罚款的决定时,“谷歌有权决定某些公司的生死,这些公司的生计依赖于这些广告。”

这一声明代表了许多欧洲国家的心声,这些国家加强了对美国科技巨头的审查,以防止市场进一步聚集并向这些巨头靠拢。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英国竞争管理局宣布对谷歌收购云数据科学公司和亚马逊收购外卖平台Deliveroo的计划展开正式调查。它将关注技术巨头如何处理数据,并研究这些收购是否会导致英国市场的竞争减少。

一些反垄断专家指出,这些执法行动不是为了将市场推向一个特定的方向,而是为了消除竞争壁垒。欧盟委员会竞争专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直言不讳地表示,尽管“我希望我们不必诉诸最后手段”,但我们“正试图通过案件处理、暂停侵权行为和后续行动来建立一个有竞争力的市场。”

与市场竞争相比,数据隐私是一个更棘手的问题,也让欧洲更加舒适。因此,这就是像谷歌这样的美国科技巨头坚持使用它的原因。

2013年,美国国家安全局前工作人员斯诺登泄露的美国监控活动引发了欧洲对数据隐私的担忧。隐私维权人士认为,美国政府经常可以通过法律渠道获取一些美国公司持有的个人信息,这相当于大规模监控,应该受到相关条约的禁止。

除了数据本身的价值,维斯塔格曾经解释过欧洲严格保护数据隐私的另一个目的:“许多公民发现他们无法控制局面。他们不相信公司会保护他们的数据。我认为这是非常糟糕的,因为(数据泄露)可能会剥夺我们数字经济的所有好处。为了建立信任,我认为加强隐私规则非常重要。我们需要通过新服务的设计来保护隐私。”

为了“通过设计保护隐私”,2015年,欧盟最高法院推翻了最初的安全港协议,转而采用更严格的隐私保护替代方案。与前者相比,后者对公司获取信息的透明度、数据完整性和使用限制有更严格的要求。与此同时,后者还赋予当地机构更多权力,以加强对海外公司当地分支机构的控制。

此外,2018年5月,欧盟通过了“历史上最严格的隐私法”《一般数据保护条例》(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新隐私法通常要求企业在收集个人信息时获得用户的同意,并要求企业对收集的数据及其使用方式更加透明。一旦发现一家公司有违规行为,罚款可能占其全球收入的4%。

欧盟委员会竞争专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

除了对市场竞争和数据隐私的担忧之外,欧盟委员会竞争专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的强硬作风也是欧美科技巨头过去“不”的原因之一。这位丹麦政治家被称为“欧盟数字沙皇”,负责对美国科技巨头的商业行为进行多次调查,并领导了一系列巨额反垄断罚款。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采访时说,维斯塔格“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更讨厌美国”。

这样,在激烈的考验下,欧盟成为了科技产业的主战场,也成为了其他地区监管者的楷模。就连美国监管机构也开始审查这些高科技公司。2019年7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因用户数据处理不当对脸谱网罚款50亿美元,这是有史以来最高的罚款

随着世界对美国科技巨头发起审查风暴,2020年对谷歌来说可能并不容易。

同样在去年12月,欧盟最高法院的一名顾问建议,在某些情况下,如果包括美国科技巨头在内的公司不能确保对欧洲用户数据的处理符合欧盟隐私法,就应该禁止它们传输这些数据。

如果数据传输禁令正式通过,可能会给在美国和欧洲拥有重要业务的跨国科技巨头带来更多法律障碍,导致云服务、人力资源、营销和广告跨境数据活动损失数十亿美元。

新年刚刚开始。尽管谷歌仍然沐浴在阳光中,但它可能已经看到了即将到来的雪花。

参考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