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底农民工的“月薪制”全覆盖,农民工不再有“糊涂账”!

国内新闻 浏览(1925)

最近,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发布的《治欠保支三年行动计划(2017-2019)》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

《行动计划》建议重点解决工程建设领域的欠薪问题,综合运用法律、行政、经济等手段,完善源头预防、动态监管和失信惩戒相结合的制度保障体系,在三年左右的时间内,形成制度完善、责任落实、监管有力的治理模式,逐年降低农民工欠薪比例,力争到2020年实现农民工基本无欠薪。

为实现上述目标,《行动计划》制定了10项具体措施:全面实施劳动用工实名制管理,落实全月工资支付规定,完善工资支付监控机制,实行工资保证金制度,建立农民工工资专户管理制度,加强劳动保障监督执法,充分发挥劳动争议调解仲裁作用,加大工资违规信用处罚力度,开展拖欠处理法律援助和法律宣传,落实属地监管责任。

最引人注目的举措之一是实施工程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的月度结算,到2019年底全面覆盖“月薪制”。

到2019年底,“月薪制”将全面覆盖,这样农民工就能看到治愈长期拖欠工资疾病的希望。当然,确保实现这一目标并不像发布文件和制定计划那么简单,还需要主管当局的有力监督和一系列政策和措施来保障。

《劳动法》规定“工资应以货币形式每月支付给劳动者本人”。《劳动合同法》也再次强调每月支付工资。建筑业的农民工无疑应被纳入“全月工资”的刚性范畴。原因很清楚,为什么现实变成了例外?

根据《人民日报》最近的一篇评论,有关机构对建筑企业进行了调查,“就业特殊性”是他们拒绝“月薪制”的主要原因。在大多数行业,雇主和工人直接签订劳动合同并支付工资。劳务派遣人员虽然不直接与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但由劳务派遣公司统一管理。然而,在建筑领域,普遍采用“劳务承包商类型”,导致建筑企业成为劳动主体,通过层层分包和劳务分包,将月工资支付和签订劳动合同等应承担的法律责任转移给一些不规范的劳务公司或劳务承包商,从而“架空”了《劳动法》中关于工资支付的各项规定。在这个链条中,业主、开发商、承包商、分包商、劳务公司、大承包商、小承包商和轮班领导之间存在复杂的利益关系,往往是一个接一个。因此,拖欠项目资金和农民工工资交织在一起,成为一个“糊涂账户”。

拖欠工资有很多原因,但建筑业成为灾区的原因与农民工的工资支付方式有很大关系。工程和建筑行业的大量移徙工人没有月薪,但由雇主在年底或项目完成时支付。他们中的一些人每个月可以得到一点生活费,而另一些人只是“生活和吃饭”。这种集中支付方式增加了拖欠工资的风险,并使得收取工资特别困难。

“可理解的原因”遇到“混乱的叙述”。不管这种说法有多复杂,有多少历史原因,即使它已经是“既成事实”和“行业的潜规则”,也不应该成为“可以理解的理由”做出让步的理由。

首先,“既成事实”并不意味着它是合理的。主管部门长期以来要求建立标准化的建筑劳务分包制度,允许劳务企业或其他劳务企业直接吸纳农民工,基本禁止“劳务承包商”承接分包业务。非常遗憾是,这项规定没有得到执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