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偿抢票被判刑 “倒卖车票罪”需重新审视

国内新闻 浏览(1272)

春季火车票已经进入销售高峰期,许多热门路线仍然很难找到。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市场上有近60种抢票软件在运行。虽然已经多次声明只有官方渠道最可靠,但已经开启了“官方抢票”的替代功能,渴望回家的人们仍然会尝试各种抢票方法。不久前,江西南昌铁路运输法院公开审理了一起倒卖车票的案件。公诉机关指控被告刘金夫通过偷票软件为实际购票人偷票,构成刑法中的倒票罪。所以这也是一个付费的抢票行为,为什么互联网平台可以使用而个人不能?

事实上,这个案子不是“新闻”。因为早在去年9月,南昌铁路运输法院就一审判定刘谋谋倒卖车票,判处他一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并处罚金124万元,没收犯罪所得和工具31万元。随后,双方对判决提出上诉。在当前春节“抢票”的高峰期,审查这样一个有争议的案件,或者澄清有偿抢票中的“罪与罚”,会更有帮助。

上一次庭审发现刘谋犯有有偿倒卖门票罪,但很明显,近年来各种网络平台推出的抢票软件也是有偿的。值得注意的是,抢票软件首次出现时,也面临很多争议。尽管仍然有消费者抱怨他们不能通过提高软件价格来买到票,但是关于软件本身合理性的争论已经大大减少了。在这方面,在各种抢票软件被全社会接受的背景下,将个人有偿抢票行为纳入刑法范围可能是不合适的。

事实上,抢票软件已经逐渐被社会所接受。事实上,它已经发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即在实名制售票的时代,已经不可能完全照搬刑法的原有规定来任意翻看旧历倒卖门票罪。毕竟,实名制售票后,付费售票只能在一对一的基础上进行。这显然不同于以前实名制时代黄牛“一买多”囤积车票的行为,甚至不同于黄牛与铁路系统内外的勾结。它对售票秩序的可能影响也与过去大不相同。这也是抢票软件被许多人接受的最大原因。如果默许抢票软件的存在,不仅违反刑法谦抑性原则,而且让人产生捏软柿子的嫌疑。

正如一些律师所指出的,一般有偿抢票是一种民事代理行为。消费者选择一个更方便的平台为自己购票,并自愿在合理的范围内支付赔偿。这应该由民法而不是刑法来规范。这种行为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尤其是在春节期间很难买到票,所以类似行为的法律定义应该考虑到这一现实。当然,面对不断变化的社会条件,有必要进一步明确付费购票的法律界限,或者确实如专家建议的那样。如果收入超过一定数额,可视为提价、倒卖火车票或低于一定价格,这是一种劳务行为。然而,在澄清这一界限之前,仍然有必要谨慎对待用刑法“服务”个人。

这个案例的出现在一个新技术快速发展和加速应用的时代具有代表性。其背后是多重社会关系的失衡。例如,迅速变化的社会现实以及概念和法律调整之间的相对滞后;例如,个人行为和企事业单位行为在不同的州有不同的特征。仅举一个例子,当网络汽车第一次零星出现时,它在许多地方也被归类为“非法”。然而,当它发展到一定规模时,在管理方面需要做的不仅仅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