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丹红法大副教授谈:为什么接受劳荣枝二哥的委托?

国内新闻 浏览(1791)

一、你为什么接受委托

12月6日,老容止的二哥通过微信找到了我的助手,我仍然对其真实性有所怀疑。直到他添加了我的微信并详细说明了他委托我的诚意,我才考虑到这种可能性。

助手和我的朋友建议我不要回答。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公众的意见是相对消极的,他们害怕牵连到我。我明白。然而,我总是喜欢挑战,迎接挑战,不管名利如何。我是法律界的特立独行者,在这个领域我不需要任何名声。在经济上,我也是自由的。我再也不用为钱工作了。我最近一直收到佛祖部门的病例。那么,我为什么要考虑服用它呢?

这个案子仍然吸引着我,因为媒体报道中有许多疑点。老容止就像一个谜。所有报告都无法解释他的犯罪动机,甚至无法解释他参与犯罪的程度。然而,我一直在研究困难的证据问题。这是我的学术爱好,与犯罪和错误无关。这是与第一手材料进行第一手接触的难得机会。再说,老容止的二哥很真诚,所以我答应会后再谈。

当然,作为一名律师,你应该对你的客户负责,并在法律框架内最大限度地忠于他们。尽管媒体报道太多,但在人民法院依法判决之前,没有人是无辜的。作为现阶段的“犯罪嫌疑人”,老挝容止当然有权获得律师的帮助,并有权获得公平和公正的审判。即使令人发指,这些基本权利也不能被剥夺。

12月10日晚抵达南昌

吴法天的微博截图

12月9日,我收到了老容止一家前一天寄来的委托书,并于12月10日抵达南昌。那天晚上,我又看了一遍所有收集到的关于老容止案的媒体资料,包括网上公布的纪子案判决书全文。老容止没有出现在纪子供认的几起谋杀案的现场。那么,老容止是绑架、抢劫还是故意杀人的共犯?她知道纪子被谋杀的事吗?如果是,她在多大程度上参与了?这些不能仅仅通过媒体报道得出结论,只能通过采访和后来的试卷以及整个案件的综合证据来判断。如果媒体能听到这个案子,他们为什么需要法庭?

2。会议受阻

12月11日上午8点,我准时到达南昌第一看守所。几天前,我反复向老容止的家人证实,她在被拘留后被拘留在这里。

早上8点到达南昌,看了

吴法天的微博截图。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看守所工作人员在提交一整套委托程序和律师程序进行面谈时表示,没有人被发现。

我向老容止的家人询问将前来处理此案的警官的电话号码。一个是黄,另一个是婉。他们通知老挝容止的家人,老挝容止被关押在南昌第一拘留中心,并要求老挝容止的兄弟在刑事调查支队签署书面通知。两名警察接了电话。当我提到我来这里的目的时,他们都说他们会向领导汇报请示。我用短信解释了我再次见面的请求。黄警官回答,“我要向领导汇报。然后,它陷入了漫长的等待。

根据法律规定,在早上等待三个半小时

除了需要办案机关批准的危害国家安全罪和恐怖主义活动的会议之外,所有其他案件都可以从犯罪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审理。在这种情况下,会议不需要批准。

半小时,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我几乎每隔几分钟就给两位警官打电话或发短信,但直到早上我才回复。

南昌一见钟情

吴法天微博截图

中午11点多,我看到了来自九江的老容止的二哥二姐,他们也很困惑律师不能见面。负责此案的警察告诉他们要存钱和洗衣服。他们还被告知在家庭接待窗口“没有人被发现”。这种特殊的情况,只有我在处理中纪委案件时才会遇到。中午,我和老容止的家人去了南昌市公安局

然后我们去了南昌公安局刑侦支队。在刑事调查支队,家属会见了处理此案的黄警官。黄警官对我特别警惕,让家人单独进去谈了一会儿。后来得知,除了签署《刑事诉讼法》,他们还必须确保不会向公众披露相关信息。在我看到的《拘留通知书》上,赫然写着老容止因涉嫌故意杀人于11月28日中午11点被拘留,目前被拘留在南昌市公安局加盖公章的南昌第一拘留中心。

南昌公安局刑侦支队

我亲自问黄警官:为什么不让律师见见?他的脸色变了:“注意你的态度!我告诉过你向领导汇报!”至于他违反《拘留通知书》规则的说法,他停止了回应,给我留了个后脑勺。黄警官从他家拿走了衣服,说他会把它们带到老容止。但现在它不是住宅监视的指定住所。为什么律师应该被限制在拘留所开会?

南昌市人民检察院

后来,我带着家人去南昌市人民检察院控告亚历山大尤先科。我向接待人员反映了公安机关不允许律师见面的情况。接待的老同志认真做好记录,复印了《刑事诉讼法》、《拘留通知书》、《授权委托书》和律师证书复印件等材料,并表示在回复我之前会尽快向领导汇报。

另一份说明报告!

四,捉迷藏?

下午3点,我们再次回到拘留中心。今天早上接待我的工作人员看到我时都笑了:又来了?你协调好了吗?

下午再来南昌

吴法天微博截图

我提交了《律所介绍信》,“看,白纸黑字写着老容止被关押在南昌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她很善良,但也很无助,“但我们在系统上找不到它!”

我问,“你能找到你的领袖吗?”

最后来了一个看起来像领袖的人。他说的很真诚:“吴律师,我们已经核实并记录了这些信息,但是人们从来没有参与过这么大的案件,我们不会冒险欺骗你。”

似乎办案机关在跟我们玩捉迷藏。

报警吧,还是没人接。我在同一天给他们两个打了电话,不是几百个,而是几十个。然而,除了少数人,他们的手机似乎挂在树上。老容止从南昌公安局失踪了。

5。媒体报道

你可能已经看到很多媒体报道说我接手了老容止的案子。但这不是我的初衷,我从未主动接受媒体采访。如果我没有在朋友圈子里抱怨因为早上的会议被阻止了,我就不会在这个阶段对媒体说一句话。因此,我没有转发任何媒体报道。

老容止兄弟告诉我,他们这些天压力太大了。由于媒体报道,老挝容止被描述为令人发指的女魔头和杀人犯。然而,在他的印象中,老容止是一个善良随和的人。在遇到纪子之前,他从未恋爱过,而纪子是一个有黑社会经历的人。他们的出身和性格完全不同。他不相信他的姐姐会杀人,他的邻居也不相信,因为他们对老容止印象很好。老容止的二姐讨厌肆无忌惮的媒体不负责任的报道。她拒绝接受所有媒体采访,并希望律师不要联系媒体。

我理解他们因此遭受的伤害。然而,我并不排除所有媒体,因为舆论监督在非法办案时仍然发挥着一定的作用。我希望媒体报道客观公正,既保护受害者的隐私,又保护嫌疑人的尊严。毕竟,直到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才知道老容止发生了什么。你被挪威骗了吗?被迫的?胁迫?从小学老师到谋杀嫌疑人,在这段时间里毫无疑问吗?在法治社会中,大声疾呼谋杀绝不是常态。因此,我希望媒体能够发发慈悲。

然而,到目前为止,我接触的大多数媒体仍然充满善意。他们还表示,他们无法理解南昌警方在如此大的案件中限制律师会见的做法。他们为什么要让人们谈论程序上的缺陷?至少在法律上,这是站不住脚的。当然,限于目前的舆论方向,他们不会在报告中提及违反程序的行为,最多说我“未能会面”。一名记者平静地对我说:"这难道不是基层的常态吗?"

6。最后一句话

吴法天微博截图

我不敢说案件会发生什么,但是当我接手的时候,我下定决心要维护法律人的共同心,尊重证据、事实和法律。我反对媒体炒作,但我更反对非法处理案件。我希望这个案例能成为法治的好教材,而不是负面的教材。我们法律人的所作所为也能给中国法治的发展留下一点痕迹,并为子孙后代作出交代。回到搜狐,可以看到更多“吴法天”利用证据为人民打击腐败。微信账号:wulaws。微博评论与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