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童话」记得当年控穿草鞋

国内新闻 浏览(1025)

作者|余昌友

这是一只鞋底和鞋面都是玉米叶做的鞋子。它又白又亮。

当人们提到穿草鞋时,他们通常会联想到穿草鞋穿过草地的红军。我没有经历过长征或雪山和草原的危险,但我有过穿草鞋的不寻常经历。

那是我年轻的时候。我们国家的孩子不会说他们有一双像样的鞋子穿,也就是说,任何一双可以穿在脚上的破鞋子都成了奢侈品。

当春天温暖如春,花儿盛开时,我们赤脚奔跑,尽管冬天的寒冷并没有消失。那时,孩子们知道如何爱护自己的身体,甚至父母也不关心我们,让我们光着脚踏在冰冷的土地上。事实上,他们没有能力管理,他们的日子过得很糟糕,甚至连他们孩子的鞋子都成了问题。

在我的记忆中,在我上小学的前几年,我经常赤脚。当我们赤脚跑完春天、夏天和秋天,我们很难再跑完冬天。结果,每年冬天来临,甚至贫穷的家庭都试图为他们的孩子做一双棉鞋。

而我没那么幸运。我清楚地记得那个冬天,当我赤脚的时候,人们的孩子穿上鞋子。在我们家,我有五个兄弟姐妹,我是最大的。此时,我的兄弟姐妹们已经穿上了布鞋,留下我一个人。为什么会这样?我现在想一想,也许当时唯一的和上层的资源是有限的。有限的资源必须放在最需要的地方。爷爷和奶奶正在变老,他们必须穿鞋。爸爸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当然,他也需要穿鞋。弟弟妹妹们还太小,不能穿鞋。脚不冷吗?我认为当资源稀缺,只有一个孩子不能穿鞋时,这个人可能就是我。

在这个关键时刻,我妈妈想出了一个解决办法。她决定给我做一双草鞋。

村子里有一个存放庄稼的院子。有一大堆玉米穗没有被剥去叶子。我母亲用双手推着雪,拔掉玉米穗,拔掉外皮的叶子。接下来的几天里,煤油灯的昏暗灯光映出我母亲为我编织草鞋的身影。

母亲首先用剪刀把精心挑选的柔软发霉的玉米叶子修理好,并把它们堆成一堆。然后叶子沿着纹理一个接一个地折叠成所需的窄条,这些窄条以十字形编织在一起。

一双新草鞋终于从我母亲灵巧的手中出现了。这是一双鞋底和鞋面都是玉米叶做的鞋子。它是如此洁白明亮,在我手里是如此柔软。我真的很高兴跳舞。

我的鞋子一准备好,我就迫不及待地穿上鞋子,跑出去玩。看到我有这么一双新颖独特的鞋子,我的朋友们都很羡慕。谁知道这双鞋没用,鞋不要风,冷风像针扎在脚上一样钻进鞋里,疼得要命。更不用说这款功夫鞋的鞋底在几天内就磨损了。我的脚也整天又冷又痒。

所以,在昏暗的灯光下,我妈妈又开始为我做鞋子了。她在凉鞋上缝了一双旧鞋底,并在鞋帮上缝了几层厚棉布。一双新鞋从烤箱里出来了。

这双鞋完成后,上面垫了一层碎乌鱼草,比原来的那双暖和多了。它陪我度过了那个寒冷的冬天。

转眼间,几十年过去了,穿草鞋的时代早已成为遥远的历史。但是每当我回想起那个时候,我就有一种莫名的悲伤。我仿佛看到母亲在昏暗的灯光下为我编织草鞋,一个接一个地献上慈爱的母爱。